你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公告 > 农庄公告

又到了做每年农事的季节,你还记得吗?

2019-6-28 14:20:20      点击:

    我们读书的时候假期与现在略有不同,除了寒假、暑假,还有两个农忙假,夏收夏种一个礼拜,秋收冬种一个礼拜。

      夏收夏种只一个“忙”字便可概括,收麦子、割油菜、耕田犁地、拔秧种田等等,不但每天“鸡叫出门,鸭叫归家”,晚上还常常干到深夜。如不抓紧时间把该收的收了,把该种的种了,就耽误了季节,会影响收成。因此,得抢收抢种,这就是我们那一辈人常说的“双抢”。“双抢”期间,上到政府机关,下到单位部门,都要伸出援助之手,学校当然也不能袖手旁观啰,所以便有了农忙假。别看我们小,当不了主角,但也有很多事情可做,譬如说拔秧。对,不会插秧,但我们会拔秧啊!只不过这水田里的蚂蟥太可怕了。那时候农田里不用化肥农药,只用石灰。这石灰可是好东西,旁的用途不说,就光说用在这水田里,它既可改良土壤,又可杀虫,所以,秧田耕耘以后,都会洒一些石灰,蚂蟥也怕石灰,但时间长了,它不知从什么地方又跑出来了。听大人说,被蚂蟥叮咬以后不能生拉硬拽,若被拉断了,那断了的半截便会烂在皮肉里了,这话听了让人毛骨悚然,浑身起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   记得那天吃过早饭,整理好“秧秆”(捆扎秧苗的稻草),便随父亲来到了一处叫“毛家墩”的秧田里。说是会拔秧,其实之前只是跟着大人玩一样地拔了几次,今天是正儿巴经地来拔秧,晚上会计会给我记工分的,得认真干活。下田以后,学着大人的样,一丛一丛地拔,一小把一小把地把秧根上的泥巴洗干净,然后捆扎好。身边拔好的三扎秧,虽捆扎得参差不齐,但也能凑乎。看看平安无事,一颗悬着的心慢慢地放了下来,边拔秧边听大人们聊着一些海阔天空的事。 

       拔着拔着,忽然感觉右腿的小腿肚外侧有异样感,侧过头去看了一眼,吓得尖叫了起来,一条大蚂蟥已牢牢地吸附在我的小腿肚上。由于已经听了大人的告诫,因此也不敢贸然行动,紧张得手脚无措。爸爸见状,忙停下手中的活,直起了腰,嘱咐我别慌,便趟着水,高一脚低一脚地走了过来。然后用秧根像刷子一样地在蚂蟥叮咬的地方轻轻地一刷一刷,那蚂蟥便松开了吸盘一样的嘴巴,乖乖地下来了。我用手抚摸着小腿肚上还在淌血的伤口,再也无心拔秧,任凭那些大人们或鼓励或笑话,我也不搭理,站在田塍上抹了一会眼泪,最终还是选择了打退堂鼓。后来的几天再也不敢去了,都是干一些收收晒晒的活。直到第二年的农忙假,也许是大了一岁的缘故,才又敢下水拔秧。